找回密码

滑铁卢之战

1815 年2 月26 日夜晚,在位于地中海北部,靠近意大利的厄尔巴岛上, 悄悄地行进着一支队伍。他们很快来到了海边,那儿已经停泊了几条船。一个矮个子率先登上了…

1815 年2 月26 日夜晚,在位于地中海北部,靠近意大利的厄尔巴岛上, 悄悄地行进着一支队伍。他们很快来到了海边,那儿已经停泊了几条船。一个矮个子率先登上了一条最大的船,其余的人有条不紊地向各自的船走去。

 

不一会儿,海滩上已空无一人。矮个子低声发出起航的命令,船队立即扯起风帆,向海上驶去。

风把帆鼓得满满的,船正以全速航行。矮个子站在驾驶舱内,紧紧盯着黑黝黝的海面,一言不发。

突然,负责瞭望的士兵喊道:“左前方发现一条船!”

果然,在左前方不很远的海面,出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黑影,正快速向这边靠过来。

矮个子立即对身边的一个军官命令道:“通知大家,赶快隐蔽!”军官领命急急向甲板上跑去。

黑影越来越近,渐渐显出了一艘兵舰的轮廓,兵舰的桅杆上飘动着一面旗帜,在微微的波光中泛着白色。很显然,那是一艘负责监视厄尔日岛的法国波旁王朝皇家军舰。皇家军舰上的人也发现了对面的这几艘船,有个军官拿着话筒对矮个子他们这边喊道:“喂,你们是什么人?干什么去?”站在矮个子身边的船长忙答道:“我们是厄尔巴岛的商船,到英国运货去。”那人又问:“见到皇帝了吗?他的健康如何?”“很好。”“再见,祝你们一路顺风。”

皇家军舰渐渐驶远了,船上的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负责监视厄尔巴岛的那些军人们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监视的对象、被放逐到厄尔巴岛的拿破仑皇帝已偷偷离开他的囚禁地,就在和他们擦肩而过的那条船上。

自从法军侵俄惨败后,法国的元气大伤。沙皇亚历山大趁机联合英、奥、普等国,组成第六次反法同盟。同盟的82 万大军在德国的莱比锡地区一举打垮了法军。拿破仑被迫退位,移居到他的领地厄尔巴岛上。

已被法国人民推翻的波旁王朝在反法联盟的刺刀保护下卷土重来。象征着路易十八统治的白色旗帜又在巴黎上空高高飘扬。复辟了的封建贵族疯狂地向人民反攻倒算,人们的不满情绪在迅速增长。重新失去土地的农民和受到压迫的资产阶级更加怀念拿破仑时代。

蛰居于厄尔巴岛的拿破仑表面上一心一意地治理着他那小小的领地,暗地里却在密切注视着国内形势的变化,做好离岛的准备。2 月26 日,一切准备就绪,恰好在岛上负责监视拿破仑的坎贝尔特使离岛度假去了,拿破仑遂带领一千多官兵趁黑夜悄悄离开了厄尔巴岛。

拿破仑的船队航行了三天三夜,于3 月1 日停靠在法国的里昂港。拿破仑登上码头,站在一座堆得高高的货堆上,向着他的一千多名追随者,发表了著名的演说。他说道:“士兵们!我们不是战败者。在我流放的时候,我听到你们的声音。为了同你们在一起,我克服了重重障碍,经历了许多危险。”

说到这里。拿破仑扫视了大家一眼,见官兵们都全神贯注地望着他,眼里流露出崇拜和敬仰,他的声音不由得更加慷慨激昂:“你们的将军,原来是人民按自己的意志把他送上皇位的,原来是你们用盾牌把他高高举起的。现在,我回来了,回到你们当中。你们来吧,同他在一起。”拿破仑高举着双手,似在召唤千军万马。他又指着码头上空飘扬的一面波旁王朝的白旗说:“你们现在的那些旗帜,原来是全国人民禁止使用的,法国人民的敌人正是在那些旗帜下聚集在一起的。扔掉那些旗帜吧!戴上三角帽徽吧!集合在你们领袖的旗帜下吧!他的存在同你们不可分割。他的权利就是人民的权利,你们的权利。胜利迈着快步向前进。大鹰旗连同国旗,将从一个高塔飞翔到另一个高塔,一直飞到巴黎圣母院的尖塔上。到那个时候,你们就可以夸耀你们的成功,就可以把自己称呼为解放国家的战士。荣誉归于勇敢的士兵们!归于我们的祖国法兰西!”

“法兰西万岁!拿破仑万岁!”被拿破仑的一番演讲鼓动得热血沸腾的士兵们,禁不住热烈欢呼起来。看看这些斗志昂杨的士兵们,拿破仑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拔出指挥刀,豪迈地向着北方一挥,命令道:“向着巴黎,出发!”

一千多人排成几路纵队雄纠纠地出发了。拿破仑骑着马,从容不迫地走在队伍中间。虽然他们将要面对的,是人数比他们多几十倍的皇家军队,但拿破仑充满了信心。

在队伍接近地格勒诺布尔城时,前卫向拿破仑报告说,城下有保皇党 的两个步兵团 和一个骑兵团 正严阵以待,欲阻止他们前进。

拿被仑举起望远镜,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大片荷槍实弹的士兵。只听到咯嗒哗拉一阵槍栓响,他身后的士兵们也都子弹 上膛,摆出了一副决斗的架式。双方越来越接近了,保皇党 的军官已经在下令:“预备——”

拿破仑忽然一个翻身跳下马来,对着士兵们喊道:“大家听着,左手持槍,槍口朝下,跟我走。”士兵们一愣,以为听错了,但看着拿破仑的神情,大家立刻照办了。

面对拿破仑这一出乎意料的举动,保皇党 的军官竟不知怎么办才好。嚓嚓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皇家军队的士兵们神情紧张,有的人的手已经下意识地准备扣扳机了。

突然,从拿破合身后飞出一声喊话:“朋友们,不要开槍,这是皇帝!”

对面起了一阵騷动,士兵们疑虑地盯着这个穿灰大衣、戴三角帽,微笑着向他们走来的人。一个士兵惊喜地低声叫道:“是他,是拿破仑皇帝!”

另一个士兵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皇帝回来了,我们的皇帝回来了。我不能向他开槍。”他干脆把槍放下了。

仿佛是一个无声的命令,许多人都跟着他放下槍。拿破仑见此情景,立刻喊道:“第5 团 的弟兄们,你们不认识我吗?”说着,他解开上衣,挺起胸脯,“你们当中谁想打死自己的皇帝,那就开槍吧!”

“拿破仑万岁!皇帝万岁!”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士兵们立刻跟着欢呼起来。大家争先恐后地向拿破仑奔丢,紧紧地把他围起来,吻他的手,摸他的膝,有的人甚至哭了。人们纷纷撕毁了波旁王朝的白旗,加入到拿破仑的队伍中。

就这样,拿破仑一路上没放一槍,没伤一人,队伍却迅速扩大,在接近巴黎时,已有1 万5 千人了。

路易十八听说拿破仑逃离厄尔巴岛,正在向巴黎开来,惊恐万状。他急忙召见朝廷重臣内伊元帅,令他率领大军抵挡拿破仑。曾是拿破仑手下得力大将的内伊向路易十八夸下海口,说他将用一只铁笼把拿破仑装在里面送到巴黎。但是拿破仑十分了解这个昔日的老部下,他知道内伊从心里不愿和他作战。于是,他派人带给内伊一张纸条,上面写道:“内伊!到夏龙迎接我。

我将像在莫斯科近郊之战后的第二天那样接见你。拿破仑。”内伊动摇了。

当拿破仑的军队来到时,他拔出军刀喊道:“军官们!士兵们!波旁王朝的事业已经完全垮了,彻底完蛋了。跟着拿破仑皇帝走吧!”

路易十八见大势已去,带着全家连夜逃出巴黎。3 月19 日,拿破仑在随行人员和群众前呼后拥中进入巴黎,重登皇位。

拿破仑重新回到巴黎,震惊了整个欧洲。正为分赃不匀而吵得不可开交 的反法同盟各国,立即停止了勾心斗角,又一次联合起来,共同围剿他。

拿破仑清楚地知道反法联盟对他重掌政权会采取什么手段。因此,他复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扩建军队,增加武器装备。他很快组织了一支25 万人的军队。但令拿破仑遗憾的是,昔日的一批富有作战经验的将军和元帅已不愿回到他的麾下,他匆忙招募来的新兵也没有时间很好地训练一下。形势越来越严竣了,反法联盟纠集了70 万人马,对法国己形成包围之势,很快就要越过法国边界发起进攻。

拿破仑决定先发制人,赶在联军没会合之前,先歼灭比利时境内的英国威灵顿军团 和普鲁士的布吕歇尔军团 ,然后再解决其他联军部队。6 月14 日, 12 万法军悄悄地越过比利时边境,进驻到与普军只隔着一片密林的地方。当晚,拿破仑也赶到前线。他一出现,立即引起了士兵们的欢呼,大家前呼后拥,狂热地喊着:“皇帝万岁!”“法兰西万岁!”

拿破仑急忙制止道:“士兵们,不要激动,敌人就在密林的那边,我们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已到了这儿。这样我们就能打他个措手不及。”

可是,狂热的士兵们根本不顾拿破仑的多次警告,仍然欢呼不止。见士兵们对自己如此崇拜和拥护,拿破仑对胜利充满了信心。这一夜 ,拿破仑就住在了前卫部队中。

“陛下,醒醒,有人叛逃啦!”凌晨,睡梦中的拿破仑忽然被副官唤醒。

他猛地一下坐了起来,睡眼惺松地问:“什么,你说什么?”

副官大声说:“骑兵师师长叛逃到普鲁士人那儿去了。”

拿破仑一下清醒了,他跳下床 ,一边穿衣,一边对副官说:“不好,我军的兵力和作战计划他都知道。进攻的时间要提前了。你立即通知将军们,马上到我这儿来。

将军们很诀来到拿破仑面前,他简单明了地布置了战斗任务。他打算把部队分成两部分,内伊带领一路人马攻占英军控制的四臂村,牵制英军,不让他们支援普军。他自己则亲率另一部分人马进攻普军。

滑铁卢之战的序幕就这样拉开了。法军如一道倾泻而下的钢铁洪流,突然出现在普军面前。普军慌忙应战,可他们哪里是这些斗志高昂的法军的对手。在法军的猛烈攻势下,普军的阵脚很快大乱。法军轻而易举地攻占了林尼村,切断了普军和英军的联系,形成了对普军的包围之势。

普军不甘心被围歼,在元帅布吕歇尔的亲自率领下,普军32 个骑兵中队向林尼村发起了反击。法军近卫军飞马迎战。阵地上战马嘶鸣,刀光闪闪,一片混乱。

有个名叫吕西安的法国士兵,长得人高马大,勇猛无比。他挥舞着一把马刀,左劈右砍,接连打倒了好几个敌人。忽然,他看见一匹纯种的大白马从面前一闪而过,骑在马上的是一个头戴元帅帽的老头。

“好哇,是个当官的,今天我的运气可真不错。”吕西安兴奋地想道。

他一踢马肚子,战马似旋风一般向大白马追去。快要追上时,吕西安大喝一声:“哪里逃!”举刀就砍。那老头听到背后呼呼的风声,知道不好,急忙纵马一让,马刀从他的腿边滑过,一下砍在了他坐骑的屁股上。大白马一个惊跳,把老头颠倒在地。

吕西安见状,调转马头,举刀又砍。忽然,“砰”的一声,他只觉得胸口一热,跌下马来。原来是一个普军在他背后开了一槍。那个普军奔到老头面前,翻身下马,把摔得浑身着肿的老头——普军元帅布吕歇尔扶了起来。

他看看周围正在酣战的法军,灵机一动,摘下布吕歇尔的元帅帽,把自己的帽子给他戴上,趁着混乱把这个72 岁的老元帅救了出去。

普军见主帅受伤,无心恋战,急急向英军所在的方向逃跑了。

拿破仑早在两军激战时,就命内伊派一部分兵力堵住普军的退路。谁知内伊没有领会拿破仑的意图,行动缓慢,贻误了战机,使得普军得以逃走。

而且,内伊也没按拿破仑的命令积极进攻,拿下交 通要道四臂村,以至于英军得以顺利后撤。

正在四臂村同内伊作战的英军统帅威灵顿,听到布吕歇尔战败的消息后,生伯孤军深入被法军包围,立即率部向滑铁卢方向退却。

拿破仑击败普军后赶到四臂村,见由于内伊行动不果断,英军正从他的眼皮底下逃跑,不禁大怒,立即挥军向英军追去。

突然,一道闪电划破了陰沉沉的天空,随着一阵轰隆隆的雷声,一直笼罩在战场上空的乌云,变成了瓢泼大雨铺天盖地而来。道路很快变得泥泞不堪,部队行进困难,官兵们浑身湿透,又冷又饿。拿破仑只得下令停止追击,就地过夜。

有名的“滑铁卢大雨”使英军绝处逢生,逃脱了被歼的厄运。他们迅速撤退到滑铁卢一带,占据有利地形,布好了防线。

第二天,拿破仑得到情报,得知战败的普军已恢复生机,正兵分两路开来,一路包抄法军右翼,一路支援英军,准备同法军决一死战。拿破仑急忙一面去调部队,一面布置阵地。

由于下了一夜 大雨,道路泥泞,法军的270 门大炮无法全部按时进入阵地。致使这个拿破仑最擅长使用的威慑力极大的武器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

6 月18 日11 时半,随着三声炮响,著名的滑铁卢之战的决战开始了。

首先是法军的80 门大炮齐声轰鸣,向着英军阵地猛轰。接着,法军的骑兵部队以排山倒海之势向英军猛冲。然后是步兵的轮番冲击。面对法军的进攻,英军也不示弱,顽强地进行反击。英军的阵地十几次被法军攻占,又十几次夺了回来。经过几小时浴血奋战,双方都损失惨重,疲惫不堪。

见法军迟退没有进展,拿破仑急了,他命令内伊元帅亲自上阵,不惜代价拿下英军阵地。

被称为“勇士中的勇士”的内伊一马当先,他大声喊叫着,不顾一切地冲在骑兵队伍最前头。突然,一颗子弹飞来,他的马一个趔趄,中弹倒在了地上。跟在后面的人正要去拉他,他已一跃而起,几步冲到备用马跟前,飞身而上,人刚落座,马已冲出去有几米远。“为了法兰西,冲啊!”他喊道。

“冲啊!”阵地上一片呐喊声,一万把马刀闪着寒光,如同旋风般向战人阵地上卷去。内伊的坐骑三次中弹倒地,他却毫无惧色,换了匹马又继续砍杀。

英军终于招架不住,溃退了。而法军伤亡惨重,疲惫不堪,也无力向纵深和两翼进攻。双方都在焦急地盼望自己的援军到来。

援军终于来了。一支大部队正从法军的后方远远地开过来,队伍前面的那面旗帜在苍茫的夜色中隐约可辨。那是普鲁士军旗。

见自己的援军到了,威灵顿元帅顿时精神振奋,立即命令部队反攻。精疲力竭的法军遭到前后夹击,再也支持不住,全面崩溃了。拿破仑骑马逃出了战场。

滑铁卢一战,由于兵力悬殊,也由于拿破仑手下将领的不得力,终使法军功败垂成。

滑铁卢战役失败后,拿破仑再次被迫退位。1815 年7 月,他被反法同盟流放到位于大西洋南部、远离大陆 的圣赫勒拿岛上。1821 年5 月,拿破仑因胃癌死于该岛,终年52 岁。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删除。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