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论戚继光军事思想在蓟州防务上的体现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摘要】明中期后蒙古骑兵经常大举南下,成为明朝廷在北方之大患。庆隆三年,戚继光被任命为蓟镇总兵,总理蓟镇、昌平、保定、山海关等地的防务。他将多年戎马生涯形成军事思想理论,因地制宜地实践于蓟州防务。在戚继光的主持下,蓟州的防务前所未有的巩固,取得“数十年得无事”的良好效果。本文拟从蓟州防务来看戚继光的军事思想这一角度来进行探讨。

【关键词】蓟州;长城;戚继光;军事思想;

明初,为了抵御外逃塞外的蒙古旧部袭扰,明朝廷在东起鸭绿江,西至嘉峪关的万里防线上设置了“九边”,蓟镇是其中之一。由于蓟镇属于畿辅,因而被视为当时的“天下第一重镇”,同时在北方万里边境上修筑了规模浩大的长城。然而长城并不能确保京师无忧,明中期后蒙古骑兵经常大举南下,成为明朝廷在北方之大患。

嘉靖末年,东南沿海倭患基本得到平息后,如何抵御北方蒙古草原骑兵的侵扰成为明朝廷的当务之急。庆隆元年,明廷决定调抗倭名将戚继光北上蓟镇。庆隆三年,戚继光被任命为蓟镇总兵,总理蓟镇、昌平、保定、山海关等地的防务,开始了镇守蓟州的御“虏”生涯。他将多年戎马生涯形成军事思想理论,因地制宜地实践于蓟州防务。本文拟从蓟州防务来看戚继光的军事思想这一角度来进行探讨。

一、注重军队建设,强调治兵与练将

治兵与练将是戚继光军事思想中军队建设方面的核心内容。戚继光通过蒙古骑兵和明军现状对比分析,每次来犯蓟镇的蒙古骑兵少则数万,多则十多万,且战马膘肥体壮,一人数骑,人自为战,万众一心。明军将无斗志、士无战心且老弱居半,虽有火器,但质量差,操作也不灵活,因此难以制敌。为了使明军转劣为优,戚继光将重点放在练兵、练将上。

其一是练兵。练兵是军队建设的关键,是一切军事活动的开端。戚继光目标是将军队练成一支“节制”之师。戚继光认为军队的行动要如同“竹之有节,节节而制” 这种“节制”,从士卒到大将“一节相制一节,节节分明,毫不可干”从而达到“十万一法,百阵一化”。总之就是要把军队合成万人一心,万身一力的战斗整体,从而达到战无不胜之师。 为训练“节制”之师,戚继光首先从选兵入手,他提出练兵必先选“精兵”的主张。他选兵有两条标准:其一是必须是具有爱国之心、有胆有气之人。其二是选用身体粗壮,坚实有力之人。这两条以第一条为先。戚继光认为如无爱国之心,不明为谁而战;而如胆气不足,临事怕死,纵武艺精良,遇敌先择退路。胆气是人的“精神”,有胆气的士兵,平时用于吃苦,勤于训练,作战时必勇敢无比,不怕牺牲。根据这样的标准,戚继光从浙江调来了训练有素的将士3000多名,从而成为“戚家军”“节制”之师的骨干和典范。其次,戚继光从训练入手。戚继光认为“严训练”是成为“节制”之师的关键。戚继光将练兵的方法概括为五个部分:“练伍法”、“练胆气”、“练耳目”、“练手足”、“练营阵”。练伍法,就是按照积极防御的战略,把骑、步、车等兵种分开,制定不同的编制,单独进行训练,待各兵种训练成熟,在进行联合演练。“练胆气”一是练士兵的“精气神”,二是练士兵在逆境中的心理素质。“练耳目”是指通过专门的训练,使士兵辨别指挥工具,熟悉指挥信号。“练手足”指军事技能和体能训练。“练营阵”指练习队列训练、行军宿营、作战指挥等科目。这样通过选择兵士到训练部队就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练兵思想。通过严格且循序渐进的训练,使戚家军实际作战能力大为提高。

其二是练将。将领是军队的灵魂,是战争胜败的关键因素。戚继光出身将门,久居将位,深知没有一批忠贞效国、英勇善战、足智多谋的将领是不可能练就一支战斗力很强的“节制”之师。在戚继光《练兵纪实》中的“练将”一章中就系统地阐述了他的“练将”思想。在他看来,一名优秀的将领必须强化修养,要具备七种品德:“心术正”、“立志向”、“明生死”、“辩厉害”、“做好人”、“坚操守”、“宽度量”。另外还必须具备12种素质:“尚谦德”、“惜官箴”、“勤职业”、“辩效法”、“习兵法”、“习武艺”、“正名分”、“爱士卒”、“教士卒”、“明恩威”、“严节制”、“明保障”。此外还要克服七种缺陷:“声色害”、“货利害”、“刚愎害”、“胜人害”、“逢迎海”、“萎靡害”、“功名害”。戚继光还主张理论联系实际的“练将”方法。一是亲自对将校言传身教。戚继光虽是身为统领十几万步骑兵的蓟镇总兵,仍然亲自登坛口授,讲战守方略,传古代名将之道,作兵器操作示范。二是设立武痒。即组织将领系统进行学习和训练,提高他们的为将能力。三是实践锻炼。让所练将领随营练“将艺”,使其“习知山川之势,北敌之情”,“熟识旌麾、金鼓之节”  ,边教边用,反复实践,直至精熟。这样,将领在实践之中就得到了全面锻炼。

戚继光练将思想,是继承前人思想基础上结合自己的实践而形成的。它对将官的将德修养、将才锻炼、将识陶冶、将艺提高都有独到的见解。

二、注重战争准备,强调因敌而致胜

戚继光军事思想的核心就是孙子所说的“因敌而致胜”,其中在蓟州防务上所表现出来的具体内容有:

(1)以智取胜的“算定战”思想。

戚继光认为指挥作战有三种类型即“大战之道有三:有算定战,有舍命战,有糊涂战。” “算定战”,就是在作战之前,要预计战胜敌人的条件和措施、策略,充分做好战争准备。戚继光主张“算定战”即知己知彼,用智慧和韬略去战胜敌人,反对仅凭一腔热血去打“舍命战”和不知己亦不知彼的“糊涂战”。主持蓟州防务后,戚继光整顿军队,练兵、练将;加固长城,修筑敌台;改进火器制造技术,规定严格操作规程;建立车步骑营,使三者协同作战。这些都是戚继光“算定战”思想在蓟州防务上的体现。

(2)战守结合思想。

戚继光认为“御戎之策,惟战守二端。”,因此他主张无论是布阵还是设防,都要把战、守紧密相结合,做到战中有守,守中有战,战守结合。

面对蒙古骑兵的侵扰,戚继光强调“须驻重兵以当其长驱,而又乘边墙以当其出没”。这就表明了长城防护的重要性。由于明初修的长城多为土筑,城墙单薄,缺少墩台。很难抵御蒙古骑兵的冲击。修筑新的长城成为抵御敌军侵扰的关键。戚继光主持修建的长城由城墙、敌台、墙台、烽火台、关城等几个部分组成。在城墙垛口下的宇墙上以一定的距离设置了望孔、射孔,使城墙的防卫能力大大加强。在加固长城的同时,在长城之上有修建了空心敌台。该台分为三层:基座、中空及顶部楼橹。他根据“蓟镇边垣,延袤二千里,”的地形特点,沿长城修筑敌台3000座。墙台是齐墙而建的平台,上面也可以放置军械、粮草等物品,并且可以协助敌台攻击来犯的敌人。烽火台与敌台密切配合,形成一定的传烽路线。而关隘处建筑的城堡,在战时守兵登城作战,平时则在城门设卡盘查过往行人,这种壁垒,进可攻,退可守,攻防兼备,成为抵御蒙古骑兵的“人工屏障”。

在加固长城,修筑平台的同时,戚继光还向长城内派驻重兵集团。在敌人未突入时,车步骑营支援城上守军固守;在敌人突入后,城上守军则配合车步骑营进行反击。这种依托边墙的固守和重兵集团的冀东作战相结合的攻守方式,成为御敌妙招。

(3)“大创尽歼”的歼灭战思想。

戚继光提出:“非大创尽歼,终不能杜其再至” ,对于草原蒙古骑兵,要使它“一战而心寒胆裂”,收“一劳永逸” 之功。为了达到上述目的,必须在作战指导上力求集中兵力,打歼灭战。在实战中,戚继光力求每战自己的兵力都超过敌人,以求得全胜。在抗击倭患的台州之役、横屿岛之役、平海卫之战中能够取得大胜,就是以“大创尽歼”思想为指导。戚继光在主持蓟州防务时,依然是以“大创尽歼”思想为指导。如他认为蓟州所辖防线很长,如果每个地方都派兵, “无所不备,则无所不寡”,因此他主张集中兵力进行防守,即根据敌情和地势,在敌人不可能进攻的地方,设瞭望哨;在敌人可能进攻的地方,则派驻重兵。因此,他把边墙内的驻军分为三路,使兵力适当集中,既可以增援边墙,亦可以在敌突破边墙之时予以集中歼灭。

(4)车、步、骑“三者迭用”的协同作战思想。

戚继光非常注重对战术的训练,他用兵时会根据地形的不同而采纳不同的战略战术。“兵形象水,水因地而制流,兵因地而制胜。” 他把蓟镇地形分为三种:一是内地百利以南之地的平原;二是近边之地的险地。三是边外之地的山谷仄隘。平原之地利于战车行走,险地利于战马奔跑,山谷之地利于步兵作战。据此,他创立了车步骑营,注重车、马、步兵的混合训练。每车营有重车128辆,官兵3100余人,配备弗朗机256架,鸟铳512只。车营内置步兵4000人,骑兵3000。车兵以弗朗机、鸟铳等器械,步兵以长枪、刀棍等器械打击敌骑兵。作战时,骑兵可对敌实施侧翼攻击,可乘敌骑兵混乱败退之机,对敌实施追击。车、骑、步结合成为了一个整体。这样使明军各方面都超过了蒙古的单一骑兵。此外他还因地制宜,改进并制造出10多种适合于北方使用的火器,如制造的石炮等火器成为当时中国最先进的武器。

蓟州的防御在戚继光的主持下,前所未有的巩固,取得“数十年得无事”的良好效果。戚继光通过长期的军事实践、积累,形成的军事思想在中国军事史上占据着重要地位,他根据练兵、作战的经验编写的《纪效新书》和《练兵实纪》成为流传后世的经典著作。“戚继光对中国兵学的贡献即使不能同孙武并驾齐驱,也是继孙武之后的第一人。”

来源:李世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