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山谈话:蒋介石的“最后关头”与“四点立场”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卢沟桥事件之后,面对强邻的逼迫,7月17日,蒋介石在庐山谈话会的第二次谈话时,对卢沟桥事变作出公开回应(《蒋在庐山谈话会席上阐明政府外交立场》)。

1935年11月国民党五全大会上,蒋介石在做外交报告时曾称:对日“和平未到根本绝望时期,决不放弃和平,牺牲未到最后关头,决不轻言牺牲”。什么是“最后关头”?蒋氏此庐山谈话称:“我们既是一个弱国,如果临到最后关头,便只有拼全民族的生命,以求国家的生存。那时节再不容许我们中途妥协,须知中途妥协的条件,便是整个投降、整个灭亡的条件。全国国民最要认清所谓最后关头的意义。”

1937年7月17日,蒋介石明白意识到,这个“最后关头”已经到了,故蒋氏针对有人以为卢沟桥事件“是偶然突发的”想法,列出种种“事变发生的征兆”,说明“这一次事件并不是偶然的……人家处心积虑的谋我之亟,和平已非轻易可以求得”,如果卢沟桥可以受人压迫被强占,北平就会变成沈阳第二,“北平若变成沈阳,南京又何尝不可变成北平”。

明白了中日之间的事情已经到了“最后关头”,蒋介石不准备再退让,态度变得强硬起来。蒋氏称:“卢沟桥事件能否扩大为中日战争,全系日本政府的态度……我们还是希望和平,但是我们的立场有极明显的四点:(一)任何解决,不得侵害中国主权与领土之完整;(二)冀察行政组织,不容任何不合法之改变;(三)中央政府所派地方官吏,如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宋哲元等,不能任人要求撤换;(四)第廿九军现在所驻地区,不能受任何约束。”这就是说,关于卢沟桥事件的解决,中国政府不再做任何退让。

最后,蒋介石说:“这四点立场,是弱国外交最低限度”,日本如果“不想促成两国关系达于最后关头,不愿造成中日两国世代永远的仇恨,对于我们这最低限度之立场,应该不致于漠视。”蒋氏的谈话,表明了中国的严正立场,特别是其关于日本如果“不想促成两国关系达于最后关头,不愿造成中日两国世代永远的仇恨,对于我们这最低限度之立场,应该不至于漠视”之语,是对强敌做最后的警告。蒋氏此对日警告态度之强硬与口气之严重,或在前一日《大公报》社评《日本诚意何在?》所言——日本若一意坚持侵略,“其结果纵有所得,终必成中日间永久冲突之祸根”——之上。此后的实际是,“这最低限度之立场”日本竟“漠视”了,事情之因果进程不幸被蒋氏言中。

80年后的今天,在国人熟知了蒋氏“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的对内宣示之后,若再检视一下其庐山谈话中所表明的对日本的立场和态度,或许也不是多余的。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作者:李学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