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八·一三”抗战与“八百壮士”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中国军队在上海街头与日军激战。

中国军队炮兵进入上海阵地。

“八·一三”战火中的上海。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一个多月,侵华日军在华北扩大侵略的同时,又于8月上旬策划在上海挑动战争。中国军队早做好准备,先发制人,奋起反击,在淞沪地区与日本侵略军进行了一场空前激烈、历时达3个月的血战,是为“八一三”淞沪抗战。

日军挑衅,早作准备的中国军队奋起反击

1937年8月13日上午9时许,上海市中心繁华的英、法两租界,人来车往,由于近日大量难民拥入,更显得嘈杂、拥挤、混乱。然而,在华界地区的大小街道,却行人稀少,戒备森严,显得寂寞而紧张。

一个多月前北方燃起的卢沟桥战火,特别是7月底北平、天津的连续陷落,给上海等中国南方地区也蒙上了战争的浓重阴影。有爱国心的中国军民怀着胸中的怒火,期盼着给日本侵略军以强大的反击。

8月9日,上海日军制造“虹桥机场事件”。面对日军在华北地区的疯狂进攻与在上海地区的挑衅,蒋介石于8月11日夜9时决定:采“制敌机先”的策略,向淞沪日军主动发起进攻,亲自密令“京沪警备军”司令官张治中:“令张司令官治中率第八十七、八十八两师于今晚向预定之围攻线推进,准备对凇沪围攻”。同时下令海军封锁江阴长江江面,阻塞水道。张治中在苏州立即发布“京沪警备军”各部即刻向上海预定之围攻线推进的命令,于8月11日夜半离开苏州,统率第八十七、八十八这两个精锐的德械师,从苏州、常熟、无锡一带向上海挺进。12日晨,进驻上海。由于中国军方事先控制了火车、汽车,才能够于一夜工夫,便进入了上海。张治中准备按计划,在1937年8月13日拂晓前,完成对虹口、杨树浦日军据点攻击准备,只等南京统帅部一声令下,即向日军发动猛烈攻击,“进占敌军根据地而歼灭之”。

就在“京沪警备军”各部准备于8月13日拂晓前向日军发动攻击前,张治中接到蒋介石的命令,因考虑到英、美、法、意4国驻华使节正在调停中日战事,因而要张治中暂停攻击,“等候命令”。

然而,中、日军队在上海的对峙,近在咫尺,隔街相望,多年郁积的怒火,只要有一点碰撞,立即就会燃成冲天大火。

1937年8月13日上午9时15分,日驻沪海军陆战队一小队,越过淞沪铁路,冲进宝山路,向守卫西宝兴路段的中国保安队开枪射击。中国军队立即还击。淞沪“八·一三”抗战首先在闸北揭开战幕。双方激战至这天黄昏时分,在八字桥附近的日军开炮轰击中国军队,中国军队以迫击炮还击。同时,日军以坦克掩护步兵,攻击第八十七、八十八两师阵地。在黄浦江上的日舰也连续炮击上海市区中心,日军战机对上海华界居民区进行轰炸,形成一片火海。中国军队奋起反攻,收复八字桥阵地。到当日夜21时,双方停火。

8月13日夜,张治中等前线将领终于接到蒋介石的开战命令:“一、京沪警备军改编为第九集团军,张治中为总司令,于明(十四)日攻击虹口及杨树浦之敌。二、苏浙边区军改编为第八集团军,张发奎为总司令,守备杭州湾北岸,并扫荡浦东之敌,炮击浦西汇山码头及公大纱厂。三、空军于明(十四)日出动,协同陆军作战,并任要地防空”。

1937年8月14日拂晓,第八十七、八十八两师,率先向虹口及杨树浦之日军发起进攻。至下午3时,张治中下令各部,向日军发动全线总攻,攻势猛烈。同时,向全国发出通电:“誓不与倭奴共戴一天。”当晚,八十七师主力从杨树浦租界北侧突入,收复沪江大学。八十八师由闸北、虹口公园一线发起攻击,收复持志大学、五卅公墓、宝山桥等各要点。刚从西安紧急调运上海的第三十六师也从江湾正面加入攻击。中国军队奋勇冲杀,前锋直指日海军陆战队司令部边沿。第八十八师二六四旅旅长黄梅兴于指挥攻击爱国女校时,中炮弹阵亡。

当日,中国空军战机向上海出动,配合中国陆军的进攻,轰炸日军占领的汇山码头、公大纱厂及在虹口的日海军陆战队司令部,炸伤了日驻上海黄浦江上的第三舰队旗舰“出云”号,并与日机在沪市上空发生激烈空战。

张治中说:“我们的进攻,因此延到14日午后3时才开始。大家都把这一次淞沪抗战称为‘八·一三’战役,实际上8月13日并未开战,不过是两军对垒,步哨上有些接触,而正式的开战是在8月14日。这样耽搁了两天,却给敌人一个从容部署的机会”。

1937年8月14日,国民政府就上海“八·一三”事变发表《抗暴自卫声明书》,严正宣布:“中国为日本无止境之侵略所逼迫,兹已不得不实行自卫,抵抗暴力!”这天,蒋介石进一步部署上海军事:任命冯玉祥为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为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张治中的第九集团军,率5个师,在上海市区进攻,扫荡歼灭在沪日军兵力,阻止日军登陆;以张发奎的第八集团军,率4个师,担任上海沪东地区、杭州湾北岸的防务,保障上海右翼安全;以刘建绪为第十集团军总司令,担任浙江省沿海海防;另以一部兵力布防长江口南岸,保障上海左翼安全。同时电令调动各地之有关部队,迅速向上海集结,加强上海中国军队力量。8月15日,中国军队攻占上海日海军操场。

死守宝山,姚子青全营殉国

8月15日,日本当局就上海“八·一三”事变,发表《帝国政府声明》,并组建“上海派遣军”,任命松井石根大将为派遣军司令官,率领精锐的第三、第十一两个师团,紧急乘舰前往上海。

8月20日,上海战场的中国军队从闸北、沪东,分两路,向位于北四川路的日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和位于外白渡桥东北方向黄浦江畔的汇山码头一带的日军,实施攻击作战。西路由虹口的天德路沿天宝路、舟山路猛攻,向唐山路、百老汇路挺进。东路由杨树浦的华德路向西进迫,向百老汇路突入。两路会师后,于8月23日,由战车5辆作前导,对汇山码头之日军展开猛烈攻击。当时,中国军队的坦克多已调往北方战场,在上海只有几辆正在厂内修理的破旧坦克。但是攻坚没有坦克不行。坦克连连长和战友们驾驶这几辆破坦克,冲进了汇山码头,为陆军开辟了道路,最后车毁人亡,壮烈牺牲。中国军队攻占汇山码头后,切断了上海日军的东、西两翼,完成中央突破,取得了作战以来的重大胜利。

当闸北、沪东正在展开激烈战斗时,由松井石根率领的日本援军,于8月21日前后到达吴淞口、蕴藻浜江面。日军兵力已达五六万人,战舰有30余艘。8月23日晨,日军主力第三、第十一两个师团,分别在吴淞口、川沙港和蕴藻浜等地登陆。日军以飞机、火炮、舰艇火炮、坦克的猛烈火力,支持步兵冲击,向宝山城、月浦、罗店、浏河镇等中国守军阵地猛烈进攻,威胁上海左翼安全。日军企图沿袭1932年“一·二八”战争的故技,从浏河口、吴淞口,包抄上海中国军队的后路。

中国军事当局为加强上海左翼防守,迅速调派陈诚第十五集团军的第十一、十四、六十七、九十八师,到宝山城、月浦、罗店一线布防,原在市区作战的部分军队也调到长江南岸一线。上海战事重心由市区移至长江边一带。开始,中国方面组织5个师的兵力,连续对登陆日军实施反击,双方在长江边一线展开登陆与反登陆激战。8月25日,日军猛攻罗店,双方展开激烈争夺战。由于白天日机猖獗,我军经常趁敌机不能活动的晚间,发动夜战,进行肉搏,夺回白天丧失的阵地。敌我双方屡进屡退,作拉锯战,罗店全镇成为一片焦土。

9月4日,日军向宝山城和江湾、吴淞一线进攻,并以长江、黄浦江中的炮舰及飞机助战。中国守军与之血战竟日后,为避免日舰炮火的威胁,从江湾、吴淞一线后撤,只留下姚子青营留守宝山城。该营受到日军30余艘舰艇的猛烈炮击和日军飞机的分批轰炸,在日军坦克四面冲击、城内一片火海的情况下,坚决死守,无一人后退,无一人逃走,更无一人投降。经过3天苦战,该营官兵全部壮烈殉国。宝山全城毁于炮火。

宝山失守,日军登陆场乃连成一片。

上海战事至为激烈、残酷。中国军队武器装备落后,全凭一腔爱国热血与敌人死拼,常常是一个整连、整营甚至整团投入战场,不消几个小时甚至几十分钟,就全部牺牲。上海战场被西方记者形象地称之为“血肉磨坊”。日军当局也承认中国军队的抵抗“实在顽强”。日本参谋本部的西村敏雄从上海战场现地视察,回到东京后,报告说:“九月上旬,上海方面的中国军队,在浦东地区有张发奎指挥的约二万名,在上海西部地区有张治中指挥的约十万名,在罗店镇方面有陈诚指挥的约十八万优势的兵力”,在江河交错的地区,构筑数道稳固的阵地,“对上海派遣军的攻击进行反复顽强的抵抗,并继续从后方调来兵力,势不可侮”。

血战蕴藻浜,失守大场

1937年9月中旬,南京最高统帅部调整上海战场中国军队的指挥机构,9月21日开始,蒋介石兼任第三战区司令长官,直接指挥上海战事。朱绍良接替辞职的张治中,继任第九集团军总司令,顾祝同继续担任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陈诚仍为第三战区前敌总指挥,兼第十五集团军总司令。同时重新编组上海战场的中国军队,组成左、中、右3大作战集团:左翼作战军,总司令陈诚,指挥第十五集团军、第十九集团军;中央作战军,总司令朱绍良,指挥第九集团军;右翼作战军,总司令张发奎,指挥第八集团军、第十集团军。

中国军队调整部署,全线退守北站、江湾、庙行、罗店之线。

日本当局不断向上海战场增兵,于9月24日,向罗店、刘行、江湾到八字桥全线展开总攻。这时,蒋介石也紧急从各地增调援兵到上海。廖磊部第二十一集团军、中央军校教导总队、浙江部队第六师、胡宗南部第一军和桂军3个旅,都陆续到达蕴藻滨一线参加作战。双方拼杀多日。但因淞沪三角洲地带河道交错,中国守军无险可守,而日本海、陆、空军的火力可以尽量发挥。蒋介石“以全国兵力的精华在淞沪三角地带作孤注的一掷”,“我军等于陷入一座大熔铁炉,任其焦炼。敌方炮火之猛,使得我炮兵白日无法发炮,而夜间又无法寻找目标,只是盲目轰击”。中国守军在罗店、蕴藻浜防线,血战经月,伤亡惨重,被迫撤退。

10月6日,日军渡过蕴藻浜,企图一举突破中国守军的蕴藻浜南岸阵地,进占大场,截断京沪铁路线。中国军队在蕴藻浜南岸阵地上,同日军展开了5昼夜的激战。10月21日,中国军队为恢复蕴藻浜南岸阵地,以第四十八军为第一路,第六十六军为第二路,第九十八师为第三路,编成3路攻击兵团,对当面之敌实施全线反攻。日军3个师团组成第一线兵团,对中国军队实行包围。中国军队与之激战数日后,被迫逐步后退。10月24日,日军包围大场,以战车40辆作前导,集中优势兵力,猛攻大场防线,10月26日占领大场,完成了中央突破。

日军占领大场后,10月27日,进抵苏州河一线,随即向大场以东、以西突击,直接威胁市区闸北我军。中国军队不得不从闸北撤退。日军进占闸北,纵火焚烧,持续四五天。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作者:经姗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