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议:宗教对太平天国的影响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太平天国

洪秀全用“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鼓动农民,用“肯拜上帝者,无灾无难”蛊惑农民,这是由其所处历史条件决定的:他没有科学理论;而农民缺少文化,容易受封建迷信思想影响。他把革命对象比作“阎罗妖”,把革命理想描述为“天下一家,共享太平”,农民容易明白,所以宗教起了“蓄万心为一心”的积极作用。但宗教并不是科学的理论,其精神麻痹作用不言而喻。

永安建制后,洪秀全如果仿效明太祖朱元璋,及时取消拜上帝教,将大权集于一身,矫正神权与皇权交叉的政权体制,或许能避免后来的悲剧。但他陷于宗教泥潭而不能自拔,不仅把天父、天兄下凡显示的“无数神迹全能凭据”刻为诏书,还把将士血战所取得的胜利归于“托赖天父天兄之全能”。

定都天京后,《天朝田亩制度》规定:凡25家设一礼拜堂,所有婚娶吉喜事都要祭告上帝,25家子女俱日至礼拜堂,由两司马教读《旧遗诏圣书》《新遗诏圣书》等。凡礼拜日,伍长各率男妇至礼拜堂,分别男行女行,听讲道理,诵祭上帝。太平军还规定每日早晚拜上帝,饭前谢上帝。同时对拜上帝教以外的意识形态一律排斥,违者“一概皆斩”。甚至每年开科取士的题目也以圣经为主,以应试者圣经知识的多少作为录取与否和任职高下的标准。这种政教合一的组织系统与遍及各阶层的宗教教育,把拜上帝教的教条与政治法律、文化教育融为一体,以致天国将士几乎都成了拜上帝教的忠实信徒。

太平天国后期,军事形势严峻。但洪秀全不是正视现实,妥善处理军政事务,而是动辄“拿天话责人”。这种“一味靠天”的做法,把革命成功的希望寄托于上帝的保佑。宗教主导了他的思维方式。天父三子冯云山、天兄代言人萧朝贵先后阵亡,天父代言人杨秀清死于诸王争权夺利的内讧中,从根本上动摇了广大将士对上帝的信仰,对拜上帝教由困惑而怀疑,由怀疑而离心,最终导致包括思想危机在内的全面危机。

1863年12月,湘军围困了天京城,在形势万分危机之时,部将李秀成提出“让城别走”,以图另举的建议,受到洪秀全的斥责:“朕奉上帝圣旨、天兄耶稣圣旨下凡,作天下万国独一真主,何惧之有?朕铁桶江山,尔不扶,有人扶,尔说无兵,朕之天兵多过于水,何惧曾妖者乎?”使太平天国失去了重振的最后一线希冀。1864年6月3日洪秀全临死前,还要上天请上帝派兵来保佑天京。但天父上帝救不了天国,7月19日天京陷落。洪秀全的遗体被湘军从天王府中掘出后,举火焚之。上帝的神话从此与天王府七日不熄的大火一起化作了灰烬。

透过太平天国的短暂历史,我们有理由说:宗教是天国“兴也勃”的原因,也是天国“亡也忽”的原因。正所谓“聚也拜上帝,离也拜上帝”。(湖南省常德市第三中学 曹中原)